憐子如何不丈夫,品讀詩詞里的父愛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6-17 09:23:53
  父親的愛,如同巍峨的高山,沉穩可靠,在你人生的每一步中都有他默默地付出與支持。父親的愛,如同醇香的美酒,甘冽濃郁,在歲月的長河中才能品味出綿長雋永的滋味。
  
  他們是詩人,也是父親,他們在詩中寫出了對孩子的憐愛,對兒女的期盼,就讓我們一起來品讀詩詞里的父愛。
  
  說到我的五個兒子,真是一言難盡……
  
責子
  
魏晉陶淵明
  
白發被兩鬢,肌膚不復實。雖有五男兒,總不好紙筆。
  
阿舒已二八,懶惰故無匹。阿宣行志學,而不愛文術。
  
雍端年十三,不識六與七。通子垂九齡,但覓梨與栗。
  
天運茍如此,且進杯中物。
  
  再豁達的家長,提起自己的孩子,也難免要責備一番。陶淵明也不例外。在酒桌上,他抱怨說自己已經老了,兩鬢白發,肌膚松弛。膝下雖有五個兒子,卻都不愛讀書,不求上進。老大阿舒已經16歲了,卻是懶惰無比,老二阿宣到了該立志學習的年紀,還不愛寫文章;阿雍阿端13歲了,居然不認識6和7;阿通已經9歲了,還只知道貪吃。在把五個孩子數落一遍后,他無奈的說,如果天意如此,那也沒有辦法,算了,算了,還是喝酒吧。
  
  這首小詩寫得詼諧有趣,一位老父親一邊喝酒一邊數落不爭氣的兒子們,讀來能既能感受到他對兒子又好氣又好笑的心情,也能體會到那責備背后的深深的愛憐。
  
  在江南的春天里,我思念著你們
  
寄東魯二稚子
  
唐李白
  
吳地桑葉綠,吳蠶已三眠。我家寄東魯,誰種龜陰田?
  
春事已不及,江行復茫然。南風吹歸心,飛墮酒樓前。
  
樓東一株桃,枝葉拂青煙。此樹我所種,別來向三年。
  
桃今與樓齊,我行尚未旋。嬌女字平陽,折花倚桃邊。
  
折花不見我,淚下如流泉。小兒名伯禽,與姊亦齊肩。
  
雙行桃樹下,撫背復誰憐?念此失次第,肝腸日憂煎。
  
裂素寫遠意,因之汶陽川。
  
  詩仙李白可謂是唐代的驢友,他的一生走遍大江南北,留了無數的名篇佳句。這是他春天在金陵游覽時因思念遠在東魯的兒女寫的一首詩。
  
  吳地的桑葉綠了,蠶快要結繭了。詩人即景生情,想起東魯家中兒女。歸期不定,心下茫然,凱風自南,把自己的心吹回家中。眼前浮現的是家中手植的一株桃樹,三年未歸,桃樹已經長得跟房子一樣高了,女兒平陽在樹下折一枝花,因思念父親淚如流泉,兒子伯禽跟姐姐一樣高了,兩個人一起哭泣時,有誰能撫摩其背,憐惜他們呢?
  
  此詩形同一封家書,筆觸細膩,由眼前景,遙思東魯的兒女,用樸素的語言抒發了濃烈而真切的兒女親情。
  
  教你寫詩,教你和我做一樣的事
  
又示宗武
  
唐杜甫
  
覓句知新律,攤書解滿床。試吟青玉案,莫羨紫羅囊。
  
假日從時飲,明年共我長。應須飽經街,已似愛文章。
  
十五男兒志,三千弟子行。曾參與游夏,達者得升堂。
  
  宗武是杜甫的小兒子,小名驥子,他曾經多次在詩中提到這個聰慧的幼子。宗武牙牙學語之時就會背誦父親的詩,“驥子好男兒,前年學語時。問知人客姓,誦得老夫詩。”在宗武生日時他說“詩是吾家事,人傳世上情。熟精文選理,休覓彩衣輕。”所以當看到這個小兒子也開始學寫詩,身為詩圣的父親當然要好好指點一番。
  
  寫這首詩時杜甫寓居夔州,時年57歲,已近暮年的他看到兒子宗武把書攤的滿床都是,不停翻檢典故材料,很是欣慰。他希望兒子要專心學習,吟誦經典,不要只追逐浮華夸張的辭藻。看著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兒子,他叮囑說,你閑暇時可以喝點酒,但不要過量;要飽讀經書,熱愛詩書文章。孔子講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學”,你也應該立下男兒應,讀書報國,以曾參、言子游、卜子夏等圣賢作為學習的榜樣,磨練自己的意志和品格,以詩書文章來流傳后世。一字一句,皆是父親的諄諄教導,父子深情,可見一斑。
  
  希望我的兒子不要太聰明
  
洗兒
  
宋蘇軾
  
人皆養子望聰明,我被聰明誤一生。
  
但愿孩兒愚與魯,無憂無慮到公卿。
  
  洗兒,也稱洗三,是我國古代誕生禮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儀式。嬰兒出生后第三日,要舉行沐浴儀式,邀請親友為嬰兒祝福。洗兒之時,人人都會說些吉利話,歐陽修為好友梅堯臣的孩子作的《洗兒歌》就說:“宛陵他日見高門,車馬煌煌梅氏子。”蘇軾的這首詩卻反其道而行之,他說人人都希望孩子聰明,我自己卻被聰明誤了一生。我希望我的兒子魯直愚鈍,這樣才能無憂無慮的位列公卿。
  
  這首詩貌似游戲反諷,其實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反映了蘇軾的心聲。蘇軾此時因烏臺詩案被貶黃州,內心憤懣。他聰明過人,二十一歲中進士,二十四歲應中制科考試,授大理評事、簽書鳳翔府判官,可謂春風得意。進入官場后,他與新政、舊黨的政見均有不合之處,屢受陷害,不由心灰意冷,才有聰明誤之說。灑脫如蘇軾,也會發牢騷,既然聰明反被聰明誤,那就讓我兒子粗粗笨笨的才好。
  
  實踐才能出真知
  
冬夜讀書示子聿
  
宋陸游
  
古人學問無遺力,少壯工夫老始成。
  
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。
  
  和杜甫一樣,陸游也喜歡通過寫詩教導子孫后輩。據記載,陸游一生寫了百余首示兒詩,向兒孫輩傳遞勤于讀書、淡泊名利、精忠報國的良好家風。大家最為熟知的是陸游死前絕筆示兒詩,“死去元知萬事空,但悲不見九州同。王師北定中原日,家祭無忘告乃翁”,詩人畢生的心事凝聚于此,拳拳愛國之心躍然紙上,千載傳頌。
  
  上面這首詩則是他在冬夜讀書時告誡孩子要學以致用,身體力行。詩人從古人做學問入手娓娓道來,其中“無遺力”三個字,生動形象地描述了古人做學問勤奮用功、孜孜不倦的程度,“無遺力”才能老始成,可見治學絕非易事;既然治學如此之難,怎樣才能學深悟透呢?那就是“要躬行”,通過親身實踐把書本知識變成實際知識,才能發揮所學知識對實踐的指導作用。實踐出真知,詩人的意圖非常明顯,旨在激勵兒子不要片面滿足于書本知識,而應在實踐中夯實和進一步獲得升華。
  
  想做“官二代”,寫一闋詞來罵你
  
最高樓·吾衰矣
  
宋辛棄疾
  
  吾擬乞歸,犬子以田產未置止我,賦此罵之。
  
  吾衰矣,須富貴何時?富貴是危機。暫忘設醴抽身去,未曾得米棄官歸。穆先生,陶縣令,是吾師。
  
  待葺個園兒名“佚老”,更作個亭兒名“亦好”,閑飲酒,醉吟詩。千年田換八百主,一人口插幾張匙?便休休,更說甚,是和非!
  
  如果說陶淵明責子半真半假,那辛棄疾就是真的罵子了。他本打算退休歸鄉養老,但“犬子”卻說老家都沒有購置田地宅院,爹你不能退休啊。因此辛棄疾寫下這首詞“罵之”。
  
  兒子以富貴為念,辛棄疾劈頭便說我老了,還要富貴干什么,富貴會帶來隱患啊。我要以穆先生和陶淵明為師,及時歸隱、遠離官場。他說退休后要修一個“佚老”園,建一個“亦好”亭,閑來飲酒做詩。人生苦短,眼前占有的身外之物都不能長久,不如看淡。整首詞的語言通俗平實,說是罵,實則通篇都是在給兒子講道理,把辛棄疾正直不阿、潔身自好、詩禮傳家的形象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  
北京11选5走势图前三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