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接訪
來源:清風南陽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6-17 10:52:13
  偶然的機會,我被抽調到巡察組當了一次巡察信訪接待人,平生第一次。
  
  “叮咚、叮咚”隨著門鈴的清脆響聲,我起身打開巡察駐地賓館的房門,看到一位滿頭大汗的中年婦女,她紫棠色的臉上仿佛有遮掩不住的忍氣吞聲,而又明顯刻著“不公”的怨氣。
  
  “你們是巡察組的,對吧!”一看到我,她就急切地詢問。
  
  “對!”我微笑著應答,招呼她進了房間,隨手拉了把椅子,讓她坐下。
  
  “我要告城管執法人員,他們故意對我過不去,打擊報復我!......”剛坐下,她就轟轟隆隆一陣機關槍響。
  
  我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開始熄火!“好!好!”我站起身來,示意她停下聽我說。
  
  “無論你有多大冤情,首先,感謝你!你來到巡察組反映情況,說明你是對我們巡察工作的信任,你的到來是對我們工作的最大理解和支持!”和風細雨中帶著微笑,兩手比劃著,就像兒時和同村小伙伴兒們“挽花兒”一樣,時而雙手掌向內,時而又向外,時而一只向內,一只向外,邊說著,邊隨手把熱騰騰的茶水,遞到她跟前。
  
  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茶,慢慢地她眼眶泛起一圈紅暈。
  
  “要是在信訪局和城管局上訪時有你們這樣的態度就好了,我是個老上訪戶,省里、市里還從來沒享受到這樣的待遇......”
  
  虛掩著的房門,被夏日的風輕輕吹開了!
  
  “換位思考嘛,我要是你受到冤屈或不公正待遇,心里當然也憋屈。”我打斷了她的話茬。
  
  “你算說到我心坎里去了,我難受死了”她哽咽著,紅暈眼眶溢滿一汪清泉,淚珠淌過下睫毛,順著臉膛滑落下來。
  
  隨手拿了塊兒紙帕遞給了她。“穩定情緒,別激動,好好說,我聽著”。
  
  原來,她是湍河街道金寨社區人,家里負擔重,條件差,在古城路吊橋上擺地攤。由于一次違規占道經營,原本就因家庭矛盾心里夾氣的她,遇到城管人員粗魯執法,火上加火,一場不該發生的“扭打戲”居然發生了。弱者畢竟是弱者,但無理寸步難行,這場沖突的最終結局是,小拉車、鞋襪、遮陽傘被全部強行收走........,雖說后來沒收物品又歸還了,可是,凡是城管人員去執法,總先到她擺的攤鋪前,似乎故意報復她,還常常引來周邊同行的嬉笑。
  
  大致意思聽明白了,我會意的點了點頭,示意她喝茶。
  
  “受生活所迫,擺地攤,我理解你,同情你,弱勢群體,大家都應該很好的關照你們。”
  
  “嗯”!她聆聽著,縱了縱肩,擦拭了一下臉,往前移了移塑料凳子,似乎找到了救星,找到了訴苦訴冤的地方。
  
  “你可要為我做主,懲罰那些城管啊!”
  
  “但是,話要一分為二來說,任何事情都應該換位思考吧,就如一分硬幣有正反兩方面一樣。”我開始有意識地轉移并解釋道理。
  
  我咂了口茶,繼續給她解釋。
  
  “比如說吧,知道人民路新風市場路段嗎?知道大東關菜市場路段嗎?以前那里經常堵車,啥原因,不就是部分菜販占道經營?你知道吧。”
  
  “我知道,我回家經常走的路,新風市場好堵車。”她邊說邊點頭。
  
  “后來呢?不堵車了吧,誰的功勞?那不是城管干部在管理市場嗎?”
  
  “嗯,現在好多了!”
  
  “當然,不排除個別城管工作人員,素質差,態度不好,可是,你想想,城管車輛來了,菜販占道往后挪挪,等城管人員走了,又恢復原位,繼續占道,有的說幾次都不改正。”
  
  說著,我站了起來,在房間來回踱著步子。
  
  “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城管人員也一樣,看到屢教不改的,會不會發火?會不會生氣?你說,你要是城管,你會不會?”
  
  她沉默不語。
  
  “城管是為了誰?不是為了道路暢通,方便大多數人嗎?假若說城管不去管,不去履行城市管理職責,你說,能亂到啥程度?你不容易,城管人也不容易的。”
  
  “管理者與被管理者是個矛盾,換位思考將心比心,你就會明白很多了,你說對不對?”
  
  “我不告狀了!”她嘻嘻一笑“快放學了,我要去接學生去了。”
  
  在迎送她出門的同時,明顯感受到她略帶一絲羞愧。
  
  賓館過道的風吹來,渾身涼爽舒坦。
  
  如果對待身邊每一個人,多幾分寬容,多幾分真誠,或許減少更多不必要的矛盾和不快。
  
  如果個別干部面對群眾少幾分官僚主義,多幾分親民溝通,在鄉村振興戰略的道路上一定會增添更多的群眾基礎。(賈建平)
北京11选5走势图前三走势